科学首页 > 历史考古 > 新闻列表 > 正文

2010年十大考古发现 亚马逊发现早期金字塔(组图)

http://www.kexue.com 2010-12-20 16:24:04 腾讯科学  发表评论

  近日,《美国考古学杂志》最新评选出2010年十大考古发现,比如:赫卡托穆斯陵墓、克利特岛旧石器时代工具、秘鲁2800年前的早期金字塔、破译穴居人基因密码等。


破译穴居人基因密码

  人类的近亲穴居人可能会再次行走在地球上。科学家们通过在欧洲发现的穴居人骨骼解开了他们的基因密码,可能会为我们提供穴居人的长相、智力、健康和习性以及我们人类如何形成等情况。它还提高了让我们这些大约3万年前就灭绝的古代亲戚复活的可能性。研究教授吉恩-雅克-哈伯林说:“研究这些穴居人,研究他们的基因会让我们知道我们现代人是如何形成的,为什么我们独一无二,为什么我们人类会拥有惊人能力,我们的祖先能绘画,能创造复杂的符号。”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学会的科学家和美国同事对10亿多个DNA片段进行了排序。这些DNA来自克罗地亚、西班牙、德国和俄罗斯洞穴中发现的7万年的男人、女人和儿童的骨骼。科学家解码了63%的穴居人DNA,并已经将其与人类基因密码进行比较,以便揭开我们人类是如何进化的。现在,他们发现,穴居人缺乏让大多数欧洲成年人消化牛奶的基因。但是,他们有一种通向演讲的基因,这说明臆断他们不会说话是没有道理的,研究人员的这些发现公布在芝加哥每年一度的美国科学促进协会(AAAS)上。经分析显示,人类和穴居人拥有相同的祖先,大约30万年前人类和穴居人分离。然后可能两者共存了好几千年,之后大约3万年前穴居人灭绝,可能是被他们的适应性更强的表亲——智人夺走食物和栖息地而导致灭绝。

  人类和穴居人DNA的进一步比较应该有助于解决有关两者是否异种交配的争论,还可能让穴居人复活。该研究负责人斯万特-帕勃教授说:“用我们从化石中得到的DNA克隆穴居人现在仍不可能。当前的技术还没有到让这种可能变成现实的地步。当然,如果我们谈论的是我们现在无法想象到的科技,那一切皆有可能。”


赫卡托穆斯陵墓

  土耳其政府已逮捕多位盗墓贼,并认为他们挖通了土耳其历史古中最具重要性的一座陵墓。这些盗墓贼从一个邻近房间和仓房进行挖掘,最终抵达邻近米拉斯镇宙斯庙的地下洞室,考古学家认为他们所挖掘的陵墓属于公元前4世纪赫卡托穆斯(Hecatomnus) 陵墓,赫卡托穆斯是卡里拉王国(位于现今土耳其西南部)的最高统治者。最为重要的是赫卡托穆斯是摩索拉斯(Mausolus)的父亲,而摩索拉斯陵墓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目前发现的赫卡托穆斯陵墓十分宏伟壮观,陵墓内墙壁上装饰着彩色壁画,当前需要立即采取保护措施。在墓室中大理石石棺上雕刻着蓄须斜倚男子,考古学家认为这应当是赫卡托穆斯的肖像。据新闻记者奥兹根-阿卡尔(Ozgen Acar)称,盗墓贼首次进入陵墓是2008年春季,同年夏季在寻找石棺买家时被政府部门逮捕。到目前为止,共有5名盗墓贼被捕,很可能他们已在黑市出售了一些宝贵的文物,当考古学家进入陵墓时发现墓室中已洗劫一空。据悉,新闻记者阿卡尔跟踪土耳其非法文物贩卖活动已近十年。

  阿卡尔认为,依据这些盗墓贼挖掘陵墓的工具来看,他们并非专业盗墓贼。他说:“他们并没有太多的经验,而且都是本地人。政府部门现应当深入调查盗墓贼的国外联络人员及方式。”毫无置疑的是,赫卡托穆斯陵墓对于理解当时卡里拉王国的艺术和建筑工艺十分重要,从他的继承人摩索拉斯的宏伟陵墓就可看出。


克利特岛旧石器时代工具

  美国普罗维登斯大学的托马斯-斯特拉瑟(Thomas Strasser)和希腊文化部的埃雷尼-帕那戈普罗(Eleni Panagopoulou)领导的一支研究小组在克利特岛发现两处石器工具遗址,其历史可追溯至130000-700000年前。这些旧石器工具与直立人制作的工具十分相似,从而显示早期人类祖先乘船漂泊渡过至少65公里宽的海域,最终抵达现今的克利特岛。这也是最早人类航海的直接证据。研究小组成员、美国波士顿大学的柯蒂斯-鲁内尔斯(Curtis Runnels)说:“如果人类在130000年前穿越地中海,那么他们还可以穿越其他海域。今后将展开更深入的调查研究,如果在其他岛屿上也能证实类似的发现,那么将重新评估早期人类的迁移史。”


危地马拉王族墓室

  一条深盗墓者深沟让考古学家颇感惊奇,这条深沟位于危地马拉埃尔佐特兹市古玛雅遗址的El Diablo金字塔下方,他们发现盗墓者仅挖掘了3米就停止了,里面有奇特的珍宝,其中包括:盛放伤残手指和破损牙齿的碗,以及火葬婴儿的部分尸骸。美国布朗大学斯蒂芬-休斯顿(Stephen Houston)说:“这里有大量的证据可以证实该墓室颇具奇特性。”据悉,该研究小组成员还包括德克萨斯州大学埃德温-罗曼(Edwin Roman)和危地马拉的桑-卡洛斯(San Carlos)。

  这些珍宝发现的遗址邻近一个早期典型的玛雅墓室,该玛雅墓室内有一个国王尸骸,这位国王被装扮成一个穿着仪式服装的舞者,系着的腰带上镶嵌着壳状“钟”和哺乳动物牙齿。国王尸体旁边有四具婴儿尸骨,两个年轻人的头骨,织物,雕刻物,以及一些陶器,其中一件玉米面碗陶器上描绘着一只野猪。

  基于该墓室的位置,以及其历史可追溯至公元350年,研究人员认为这位国王可能是玛雅王朝的创始人。该王族墓室位于这座古城的中心位置,邻近一座壮观的粉饰金字塔,从数公里远即可看到。


秘鲁2800年前的早期金字塔

  秘鲁高塔般耸立的墓葬土堆金字塔,以及地下洞穴和层状地质结构,长期被人们认为秘鲁具有独特的贫瘠海岸特征。目前,考古学家在亚马逊河低地西部边缘贾恩镇附近发现两处古代金字塔,该宏伟建筑体跨越安第斯山脉,向丛林方向延伸,据考古学家分析这两处金字塔结构比西班牙人抵达秘鲁早数千年。

  其中最大的金字塔底基直径超过1英亩,在秘鲁弗雷德兹博物馆考古学家奎里诺-奥利维拉(Quirino Olivera)进行挖掘前,这里杂草丛生,被当地秘鲁城镇居民当作垃圾堆和厕所。奥利维拉在考古研究时很快发现该建筑体的规模很大,墙体厚度超过1米,斜坡和连续建筑标记的历史至少可追溯至2800年前。

  奥利维拉说:“人们曾猜测这种雄伟建筑不会延伸至丛林地区,这项最新发现显示古代早期金字塔实际已抵达丛林地区。为了建造这些建筑,人们必须掌握工程建筑学和设计学,并且需要大量稳定的劳动人口。到目前为止,考古学家猜测建筑金字塔的工人生活在用树枝和树枝制成的棚屋中。”

  在这座金字塔中奥利维拉发现一位高地位身份男子的墓室,其历史可追溯至公元前800年,在他的尸体上放置着180多个蜗牛壳,这位男子躯干上覆盖着一层蜗牛壳,一些蜗牛壳镶嵌在头部和肢体上。奥利维拉认为这位神秘死者可能是一位医疗师,或者某种类型牧师。他还发现另一座金字塔中的墓室内有海洋软体动物外壳,从而证明2800年前安第斯山脉海岸区域与丛林保持着频繁的贸易往来。这项发现暗示安第斯山脉海岸存在复杂建筑和船只的年代要比之前预想早数百年。


发现150多年“调查者”号残骸

  加拿大考古学家7月28日宣布发现了150多年前被遗弃的英国皇家海军舰艇“调查者”号。

  加拿大水下考古学会负责人帕克斯介绍称,这艘船只是在加拿大西北地区北极群岛最西端的班克斯岛北岸浅水区域发现的。当时它竖立在大约11米深的水中,保存得相当完好。他还指出,这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研究价值,因为它帮助人们完成了西北航道探索的最后旅程。

  1845年,富兰克林爵士率129人乘英国皇家海军军舰“埃列巴士”号和“特洛尔”号在海上失踪,成为历史上最为惨重的灾难。后来,英国皇家海军又派出多艘舰艇去寻找失踪的探险队,其间首次完成西北航道航行。而“调查者”号就是这些舰艇中的一个,是在1853年被遗弃的。


两千多年前迦太基儿童墓地

  美国匹兹堡大学物理人类学家杰弗里-施瓦兹(Jeffrey Schwartz)带领一支研究小组驳斥了长期以来的一项论断——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前2世纪,迦太基人进行大规模的儿童殡葬。他们用十年时间对托非特348个骨灰瓮中540个儿童尸骨残骸进行了检测分析。据悉,迦太基是非洲北部的古代城邦国家,公元146年被罗马帝国所灭。

  施瓦兹确定近半的儿童是未出生的胎儿或者出生几天后夭折的婴儿,其它的儿童死亡年龄在1个月或者几岁,仅有少量儿童死亡年龄为5-6岁,通常这一年龄的死亡儿童就埋葬在主要公墓中。施瓦兹说:“通过这项研究显现的死亡率暗示着当时胎儿和婴儿的死亡率状况,这里有可信的医学和生物学一致性解释显示托非特儿童公墓是出于献祭和殡葬。虽然迦太基人可能偶尔使得活人进行某些宗教祭祀活动,但目前发现的夭折的胎儿和刚出生几天死亡的婴儿的证据表明这一公墓并非完全出于祭祀,其中至少20%的死亡骨骸属于未出生的胎儿,他们显然不是用于祭祀。”

  同时,施瓦兹还有另一项证据支持自己的研究结果,托非特儿童死于自然因素。他说:“许多新生婴儿和非常年幼儿童的死亡处理并不像其它年龄较大儿童和成年人个体,他们并不是由于祭祀活动才导致死亡的。”目前施瓦兹最新的迦太基儿童研究线索并不能将这些儿童作为截然不同的个体存在,在一些骨灰瓮中存放着不同的尸骨部分。施瓦兹说:“在同一个骨灰瓮中存放着4-5个右侧或者左侧头盖骨,同时一个骨灰瓮内的尸骨残骸无法拼凑出完整的人体骨骼。这表明在这个公墓中堆放着多重儿童尸骨残骸,或许它们来自不同的火葬场,在个别骨灰瓮中还发现用于烧火的橄榄树枝。”


发现“露西”的祖先,体形更为庞大

  美国克利夫兰国家历史博物馆馆长约南尼斯-哈利-塞拉西耶(Yohnannes Haile-Selassie)博士带领一支国际研究小组在埃塞俄比亚境内发现360万年前一具不完整的早期人类骨骼。这具早期人类骨骼比著名的“露西”骨骼要早40万年,并且体形显著较大。经研究研究小组确定该早期人类能够直立行走,从而提前了科学家之前所认为的人类直立行走进化历程。

  塞拉西耶是该研究报告第一撰写者,研究报告发表于6月21日出版的《美国国家科学家学报》网络版上。这具不完整的早期人类骨骼与“露西”同属于南方古猿,发现于埃塞俄比亚Woranso-Mille地区,据悉,这项挖掘工作持续了5年之久,最初2005年塞拉西耶曾在该区域挖掘发现一块前臂骨骼。目前该研究小组已挖掘发生迄今早期人类骨骼化石中最复杂的锁骨和肩胛骨,同时他们还发现一块重要的胸腔骨骼。塞拉西耶对这具骨骼取名为“Kadanuumuu”,在埃塞俄比亚当地语言中意思是“体形较大的人类”,初步估计这一男性早期人类高1.52-1.67米,相比之下露西身高仅有1.06米。

  塞拉西耶说:“这是一种能够完全直立行走的早期人类,他们的行走方式非常接近现代人类。这项考古发现证实露西和‘Kadanuumuu’擅长直立行走,从而推断早期人类直立行走行为的历史更加久远。”他解释称,我们所有关于南方古猿的运动行为分析均来自于露西,由于露西是体形较矮的女性,并且腿部较短,使研究人员认为露西并不完全适应直立行走。当前的最新发现证实如果露西体形达到这具骨骼大小,那么按比例来讲她的腿部将更长。英国肯特郡大学欧文-洛夫乔伊(Owen Lovejoy)教授是该研究报告的合著作者之一,他在研究小组中从事骨骼分析。他指出,当与露西的骨骼进行对比时,我们发现他们都具有骨盆、完整的前臂骨骼,部分前肢骨骼、脊柱和胸骨。然而,最新发现的这具骨骼中包含着结构最复杂的肋骨和接近完整的肩胛骨,这些骨骼将比露西骨骼具有更多的信息和研究价值。南方古猿是现代人类的直接祖先,在这项研究之前仅发现了一具不完整的骨骼化石——“露西”,她是320万年前的一个女性,该骨骼化石于1974年博物馆长唐纳德-约翰逊(Donald Johanson)带领的研究小组发现。


北美洲最早的殖民地兵营

  考古学家在美国维吉尼亚州詹姆斯敦市发现一处男兵营,其历史可追溯至1608年,这是迄今发现首个英国在新大陆的永久殖民基地遗址。这个兵营是一座北美洲早期新教徒教堂,该项研究负责人詹姆斯敦考古历史主管比尔-科尔索(Bill Kelso)带领一支研究小组挖掘发现间隔3.6米的5个深洞,分析显示这是一个木制教堂,建造于1608年,该教堂长18米。目前,我们尚不能描述该教堂的几何形状结构。

  科尔索称,这应当是詹姆斯敦17世纪最壮观的建筑物,该教堂将见证当地殖民地对宗教活动的尊崇。


精确测定文物的新方法——非破坏性二氧化碳萃取法

  精确测定考古文物的年代并不是易事,或者很容易导致文物损坏。最常规的方法是放射性碳年代测定法,要求损坏文物一小块有机部分——用强酸剂冲洗,然后在高温下移除杂质,再进行燃烧。所释放的二氧化碳气体放入一个加速器分光计,从而测量放射性碳14的衰减性,碳14元素衰减程度越大,其年代越久远。

  在过去二十年里,美国德克萨斯州A&M大学化学家马文-罗(Marvin Rowe)研制出一种非破坏性二氧化碳萃取法,在测试过程中,文物部分样本放入真空室中,一种超临界液体——气体和液体的混合物——作为溶剂,接下来马文将一种“带电刺激电离气体”施加在这件文物上,这一过程将剥离文物上的碳元素。马文解释称,从本质上就像缓慢地燃烧文物样本,因此我们可以氧化少量表面物质,并收集二氧化碳气体进行分析。今年,马文指出未来将进一步改良方法,使非破坏性二氧化碳萃取法能够测试覆盖粘性碳氢化合物的文物精确年代,比如:覆盖在埃及木乃伊薄纱上的树脂。同时,今后还将进一步精确测定木头、木炭、动物皮肤、木乃伊骨骼以及鸵鸟蛋壳的具体年代。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