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首页 > 历史考古 > 新闻列表 > 正文

明祖陵为何在水下 朱元璋治水不利淹了祖宗的棺

http://www.kexue.com 2011-06-17 15:36:32 科学网  发表评论


2011年5月19日,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洪泽湖水位连续下降已近死水位,明祖陵地宫甬道和拱门露了出来

  今年的一场大旱将没于水下三百余载的明祖陵地宫现于世人面前。由明祖陵地宫的献身激发出的对人类文明惊叹以及人与自然如何和谐相处的问题,成为考古之外更引人深思的议题。洪泽湖地区,泗州城、明文化、徐国文化共同构成了淮河下游灿烂的文明体系,他们的兴盛与毁灭,留给我们今天的绝不仅仅是惊叹与沉思。

  公元2011年5月,即农历辛卯年四月,江淮干旱,洪泽湖几近死水位,没于泽国三百余载的明祖陵地宫露出水面,引发了外界对于此神秘皇陵的高度兴奋。

  明祖陵为何在水下

  出南京向北,沿205国道拐入121省道,即宁徐路向北,穿过盱眙县城,经过淮河大桥后不久,即可见风景名胜指示牌—明祖陵。而盱眙县在此处的高速公路服务区也被命名为明祖陵。打开盱眙县的政府网站,有一栏便称为“帝王故里”。

  此次明祖陵地宫献身,可见地宫甬道和9座大小不一的石拱门及石门前的汉白玉围栏,600年前的朱砂颜色依然可见,透过石拱门地宫内部的石门也清晰可见,石拱门内积水触手可及。被洪泽湖埋没的明祖陵外城墙也露出水面。

  为了确保地宫内的文物不被氧化风化,明祖陵文物管理处向地宫注水,以保持地宫内外湿度一致。明祖陵地宫惊鸿一现后,重归寂静。

  盱眙县与朱元璋有相当的渊源,当地流传一个故事。当年朱元璋打下天下后,曾经想定都盱眙,他在一座山头数周围的山头的数量,数来数去少一座,觉得甚是不吉利,后来改定都南京。当地人笑说,朱洪武忘了数自己屁股下的那一座了,否则明都将会在盱眙了。

  世人皆知朱元璋祖籍凤阳,为何明祖陵会在盱眙,这里面史学界也是各说各话。《明史 太祖本纪》里说:太祖……先世家沛,徙句容,再徙泗州。父世珍,始徙濠州之钟离。生四子,太祖其季也。

  这里所说的濠州之钟离,在如今凤阳县的东侧数十里处。

  从《明史》的记载里可以看出,朱元璋祖上应当是相当贫困,四处迁徙。他的祖父朱初一,60多岁时,流落在古泗州境内,为双沟镇一个财主家放猪。朱初一带着全家搭个窝棚,就住在洪泽湖边孙家岗为水财主放猪、垦荒,以维持生计。

  《明史》载:“(洪武)六年……六月壬午,盱眙献瑞麦,荐宗庙……十九年……八月甲辰,命皇太子修泗州盱眙祖陵,葬德祖以下帝后冕服。”朱元璋将其曾祖父、高祖父的衣冠冢、祖父朱初一的实际葬地合祀于此。追封并重葬其祖父朱初一、曾祖朱四九和高祖朱百六三代帝后,次年在陵前建享殿,前后历时近30年。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后,在陵东不断增修堤防。

  据当地百姓介绍,明祖陵周围八成人都姓朱,据说是当年朱元璋的赐姓,让他们在周围可以保护祖陵不受破坏。

  在1963年的洪泽湖大旱时,明祖陵古城墙以及部分建筑物的墙基就曾经裸露出来,当时被江苏省文管会考察古徐国遗址的专家发现,并确认为明祖陵。往后,又在1993年、2001年先后发生旱灾,特别是2001年的大旱,使明祖陵的外墙露出1178米,是历次干旱中陵墓裸露最多的一次。

  从《明史》的记载可以看出,盱眙的明祖陵应该是确凿无疑的。但是,为什么朱元璋会把祖陵修在了水下呢?这里就不能不提及黄河夺淮的旧事。

  明弘治七年(公元1494年),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刘大夏筑太行堤阻断黄河北支,使南支夺淮入海后,河道开始紊乱,淮河中、下游连年洪水泛滥,祖陵不断遭受水患。明万历年间总理河道的工部尚书潘季驯提出了“蓄淮刷黄”的治水方略。他主张筑堤纳水归于一道,反对疏浚支流另开新河,而应当“筑堤束水,以水攻沙”、“借水攻沙,以水治水”,最终潘季驯取得了明神宗的支持。

  但很快清河口泥沙高淤,靠近这里的淮河河床也被黄水倒灌而增高了,这又使淮水的冲击力减弱,遇阻即回,沙随波停,淮水所带泥沙又在清河口停淤。淮水无力刷黄,又无法从清河口入海,而入湖故道又尽筑高堰,淮水上溢泛滥,“不得不久潴旁溢,汪汇浩荡,始犹淹漫两岸,会合诸湖,继而夏秋泛涨,一望无际,浩荡龙沙,震惊陵寝,而泗洲之祸岁烈一岁矣。”

  潘季驯的治水方针在实践中被“检验”得头破血流,但他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与权威,不仅革除了反对意见的阻挠,而且甚至编造谎言,说祖陵“松柏之郁茂,护沙之如故”。就是到了万历二十年仍然上疏坚持自己的主张,把分流之议列为病议,痛加指陈。而这时淮泗一带水患频仍,早已成不争的事实。

  连年的天灾加上人祸,到了清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六月,淮河上下游地区,连续70天阴雨,随着黄河夺淮的决定性一役,泗州城倾覆与滔天洪水之中,明祖陵也就此沉入水下。


明祖陵神道

  朱元璋祖籍争夺战

  明祖陵没于水中后,并未得到安宁,有人甚至怀疑朱元璋根本就记不清自己的祖籍地在哪里,修建明祖陵也只是受了当地人的欺骗而修建在此,最后,连朱元璋自己的出生地都成了悬疑。近些年来,史学界由于经济利益的驱动,由地方为代表,对朱元璋的祖籍展开了争夺战,比较著名的由“凤阳说”、“嘉山(明光)说”、“盱眙说”。实际上,这几个地方,在元代属于淮安道和安丰道交界地方,人口流动相当频繁,一个人究竟属于淮安道还是安丰道,有时候自己未必都很清楚。

  实际上,在明代时,也有对朱元璋的祖籍的争夺,“无利不起早”,无不是想借机上位,争夺利益。早在明正德年间以后,泗州盱眙官员就开始向凤阳争夺朱元璋的出生地,到万历年间止,在长达近100年的“争夺战”中,凤阳一枪未发,全是泗州盱眙的枪炮声。但在官方史料记载中,朱元璋出生地,“凤阳说”仍是明代史家们的主流声音。清代至新中国成立之初,“盱眙说”自动销声匿迹,“凤阳说”成为中国史学家们的唯一声音。

  改革开放以来,朱元璋祖籍争夺再现:在“嘉山说”“盱眙说”“明光说”沸沸扬扬的日子里,“凤阳说”不仅一声未发,甚至连凤阳当地的文人、凤阳方志在争论之初亦为“嘉山说”帮腔。当多位史学家介入这一专题研究领域后,立即得出完全相同的结论:“朱元璋出生地‘凤阳说’反映了历史事实,故‘盱眙说’等另类说法可以休矣!” 这是因为,朱元璋是明朝的开国皇帝,其历史距今仅600余年,由于身份特殊,记载他的事迹不仅文献多,而且时间并不遥远。其中关于他的出生地,不仅有文献记载,而且有本人多次口述记录,十分清楚。而所谓“盱眙说”“明光说”,或以民间传说来替代史料,或在历史文献中搞“躲猫猫”,无法得到史学家们的认同。

  《明史 太祖本纪》内明确记载:(元)至正四年,旱蝗,大饥疫。太祖时年十七,父母兄相继殁,贫不克葬。里人刘继祖与之地,乃克葬,即凤阳陵也。

  朱元璋究竟给凤阳人民又带去了什么呢—“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个朱元璋,十年倒有九年荒”。

  洪泽湖与泗州城的浮沉

  说到明祖陵的历史,就不能不提到于此紧密相关的两个概念—洪泽湖、泗州城。可以说,这三者非发源于一时,然终归于一水。

  在洪泽湖北岸的泗洪县地区,历来有一个传说,据说沉没于洪泽湖底的泗州城60年会现一次,届时可以看到泗州城内的人们栩栩如生的样子,有的人正在家里休息,有的人顶着个锅在街上行走。

  在老百姓的传说里,洪泽湖是这样形成的:

  有一年,不知道什么原因,西王母决定要将淮河地区的人全部淹死,城池毁掉。于是她派了一个人挑了一担水,这两只桶里的水,是四海一半的水量。这事被八仙之一的张果老知道了,他觉得这样做太残忍了,决定救泗州城人。于是他骑上了小毛驴直奔泗州城。见到了那个担水的人,借口说,自己的毛驴口渴,是不是能让毛驴喝口水好赶路。那个担水的人就答应了,谁知道毛驴一口将一桶水喝光,张嘴就去喝另外一桶。担水的人一看,急了,伸腿就将水桶踢翻,顿时巨浪滔天,泗州城转眼限于洪水之下。

  传说毕竟是传说,那么洪泽湖究竟是怎么来的,泗州城又是如何被淹没的呢?

  洪泽湖在五大淡水湖泊中排名第4位,位于江苏省西部淮河下游。原为浅水小湖群,古称富陵湖,两汉以后称破釜塘,隋称洪泽浦,唐(618—907年)始名洪泽湖。淮河是入湖的最大河流和水量的补给源,淮河来水占入湖总水量的70%以上。

  洪泽湖区开发历史很久,在洪泽湖形成之前,这里是一个河湖相间的洼地,湖群众多。在这块水草茂盛土地肥沃的地方,自古就是淮夷民族居住的地方。

  泗州城始建于北周,隋朝时毁于战乱,唐代重新兴建。由于泗州城地处淮河下游,汴河之口,为中原区域之襟喉,南北交通之要冲,政治、经济、军事地位十分重要。至宋代,泗州城已十分繁华,历史上称为“奔驰马骤无间时”。每年的各类“祭祀”活动使泗州城成为朱明王朝的“行宫”,达到了空前的繁荣。

  唐代著名大将李光弼被封为临淮王,驻守今泗洪故地。唐代韩偓作有《过临淮故里》诗:“交游昔岁已凋零,第宅今来亦变更。旧庙荒凉时飨绝,诸孙饥冻一官成。五湖竟负他年志,百战空垂异代名。荣盛几何流落久,遣人襟抱薄浮生。”

  宋代秦少游还在泗州完成了他的诗歌代表作《泗州东城晚望》:“渺渺孤城白水环,舳舻人语夕霏间;林梢一抹青如画,应是淮流转处山。”

  1194年,随着黄河夺淮河下游入海,黄河对淮河的影响加剧,大量的黄水入淮,使黄淮汇流处的清口以上河段水位抬高,导致淮水下泄受阻,致使洪泽洼地积水扩大,洪泽湖形成加快,同时使得洪泽湖边上“水陆都会”的泗州城遭受水灾也随着逐年加剧。

  据《明史 河渠志》、《淮系年表》、《泗州志》、《帝乡纪略》等史籍记载统计,从唐开元二十三年(735年)至金明昌五年(1194年),共1059年,泗州城被淹事件29次,平均36年发生一次水灾。从1194年至万历六年(1578年),洪泽湖水库初步建成以前,共计384年,泗州城被淹事件达43次,平均8.9年发生一次严重淹城水灾。黄河夺淮后比夺淮前,泗州城遭淹频次增加4倍。从明万历六年(1578年)至康熙十九年(1680年),共102年,在这个期间,泗州城遭水灾淹城事件达29次,平均3.5年就发生一次淹城事件。每次大水淹城,都会发生街巷行舟,房舍顷颓、民多逃亡的惨景。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六月,淮河上下游地区,连续70天阴雨,最终繁荣了900多年的泗州城,被湮没在浩浩的洪水之中,

  古泗州城当年并没有受到洪水毁灭性的破坏,而是随后逐年为泥沙淤积所掩埋,较容易恢复原貌。由于意大利的庞贝城是因火山爆发而埋入地下的,发掘之后引起世界轰动。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专家把古泗州城称为“中国的庞贝城”。
 

  三代不倒的徐国文明

  在历史的长河中,许多文明流传到了今天,也有许多文明在前进的道路上突然消失。很少有人知晓,在泗洪境内曾存在过一个中华民族存续时间最长、影响最为久远的古国—古徐国,经夏、商、周三代,历1600余年不倒,先后传44代国君,其历史跨度,相当于整个中国从三国到清朝10个朝代历史跨度总和。

  洪泽湖畔除了泗州城与明祖陵外,还有一个更为早期和重要的文明—徐文明。“天下徐姓出泗洪”,洪泽湖畔的泗洪是中华徐姓的发源地,半城是徐姓太祖徐偃王的都城,徐文化是泗洪特有的文化资源。

  郭沫若说,中国的真正文化期起源于殷人所创造出来的文化。在殷朝灭亡后分两大支,一支在周人手下,在北方发展;一支在徐、楚人手下,在南方发展。郭沫若所指“徐人”,就是徐国人。

  徐国,是西周、春秋时代的诸侯国之一,国君为嬴姓。又称徐戎,亦称徐夷或徐方。夏代至周代,分布在今淮河流域。在周穆王时期,才肯臣服于周朝。周初,安徽泗州(其都先在山东郯城,后迁都至安徽泗县江苏省泗洪县)一带为中心,建立徐国,在东夷中最为强大,春秋时为楚国所败,公元前512年为吴国所消灭。

  徐人创造了灿烂的徐文化,形成了仁厚淳朴的徐国民风。徐文化之于鲁文化、楚文化、吴文化、越文化都曾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力,是独立于黄河文化和长江文化之外的一支淮河文化的源头和主要发源地之一,也成为南北两大文化体系的桥梁和过渡。

  在泗洪县半城镇及周边地区,有多个古徐国文化遗址,甚至“徐庄”、“徐圩”、“徐沟”、“徐园”这类地名村名也星罗棋布。数千年中,泗洪人虽未系统地研究古徐文化,关于古徐国的记忆,却以地名的方式长久固存。

  在泗洪县半城镇,当地人深信,“半城”地名的由来,就是指被湮没了的徐国都—只余了一半,另一半则在如今烟波浩淼的洪泽湖中。

  徐文化民间研究者、泗洪县半城镇徐城诗社社长陈恩典曾偶然从一幅康熙年间1673年的地图上看到,半城、应山集位置和现在完全一致。翻阅《水经注》、《太平御览》等20多种资料后,他确认徐国都城在今半城。

  他说,对于徐国都和大徐城,《太平寰宇记》载:“考其地望,当在今半城以东的穆墩岛附近。古徐国都城,即汉临淮郡城,亦即汉徐县、唐初徐城县城。”

  陈恩典认为,从徐偃王被周穆王打败去国(公元前963年),至公元前668年迁回古徐国都,偃王次子宗在下邳梁王城立国共历200余年,其余1300余年皆都半城。44代徐君,除了在郯城、梁王城等考古所见的徐君墓,应该说大部分徐君墓均葬在古徐国国都半城周围。

  “天下徐姓出半城”

  无论徐定都半城是在早期还是晚期,无论半城为都多少年,可以确定的是,半城为古徐国都已成定论。

  据说,公元前963年,徐偃王去国后,许多国人随其迁移。从那时开始,因失国之痛,便有徐国后裔 “以国为氏”。

  公元前512年,吴国放泗水淹徐国,末代国君章禹奔楚,徐国1649年历史就此终结。

  故国灭亡后,徐氏族人仍以国为氏,以氏为荣,秦汉时期,全面以国为姓,所以“天下徐姓出半城”。

  今人研究古徐国,除了《尸子》、《荀子》、《韩非子》、《史记》等史籍上的只言片语和清人《徐偃王志》等外,相关史料为何不能遗存?考古发掘中,为何徐国青铜器在山东、浙江等地曾有发现,独在其定都时间最长的泗洪境内全无发现?

  泗洪县政协副主席刘朝文认为原因有三:首先,徐国传播方式和现在不同。当时造纸术尚未发明,估计徐刚建国时甲骨文也未出现,即便目前发现的甲骨文最早也仅为殷商流传之书迹,无法上溯到夏启,因此就没有徐早期的文字记录。其次,徐人尚武“犯上”,虽存续千年也是战事频仍,多次迁徙,有些历史资料在颠沛流离中自然无法保存。最后,国都被水淹没。他相信,许多和徐国有关的文物就沉睡在洪泽湖下面,总有一天,大量的龟甲兽骨会出土,在斑驳的文字中还原古徐文化原来的面目。

  汉代之后,这里成为临淮郡首府,临淮郡曾管辖今苏北和皖北广大地区20多个县、市、区。

  古代著名的古汴河(通济渠),目前仅在泗洪县境内,有31公里得以完整保存,是珍贵的水利文化遗产。古汴河风光带历史上曾有“隋堤烟柳”的美誉。此外,汉代楚王项羽的“楚壶窑”、三国名将鲁肃故里的“子敬泉”、吕布猿门“射戟台”、古泗州十大景观之一的古徐国“挂剑台”等,都是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历史遗迹。

  如今,在当年的徐国故土上,一片新生的绿肺代替了多年的粗放开垦型的生态循环。1999年,洪泽湖湿地自然保护区建立,2001年11月被江苏省政府批准升格为省级自然保护区,列江苏省内陆淡水湿地首位。洪泽湖湿地自然保护区是整个洪泽湖地区湿地生态系统保存最为完整的区域,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保护区水域、滩涂广阔,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

  今天,我们站在位于泗洪县境内的洪泽湖湿地公园,看着烟波浩淼的洪泽湖,凭水临风,在凭吊先贤与古文明的时候,我们也应该思考,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曾经辉煌灿烂的文明最终没有流传下来,在我们对自然界进行征服改造的时候,是不是更应该多想一些究竟是应该顺天而行,还是逆天而进。或许,这是一个用哲学都难以解释的问题,但是,我们在面对历史上一个个烟消云散的文明时,难道我们不会对大自然由内产生出应该有的敬畏之心吗?(时代周报 )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