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首页 > 历史考古 > 新闻列表 > 正文

深探解冻冰人奥兹 惨死于手段狠辣的谋杀(组图)

http://www.kexue.com 2011-12-20 10:11:42 华夏地理  发表评论
冰人的手臂搁在无菌铝箔上自然解冻。
冰人的手臂搁在无菌铝箔上自然解冻。
他的旅程始于5300年前的一个春日,荷兰艺术家阿德里、阿尔方斯•肯尼斯利用冰人骨骼的3-D扫描图像以及其他解剖学线索,制成了真人大小的模型  
他的旅程始于5300年前的一个春日,荷兰艺术家阿德里、阿尔方斯•肯尼斯利用冰人骨骼的3-D扫描图像以及其他解剖学线索,制成了真人大小的模型
科学家一度相信他有一双蓝眼睛,现在其DNA表明是褐色才对。在走过一生中最后一段路时,他穿着用干草、兽皮和树皮纤维扎成的鞋子  
科学家一度相信他有一双蓝眼睛,现在其DNA表明是褐色才对。在走过一生中最后一段路时,他穿着用干草、兽皮和树皮纤维扎成的鞋子
他来到今属意大利的阿尔卑斯山区中,一处视野广阔的高地。 五、	箭头所指之处是1991年旅行者们发现冰人尸身的地方,他当时在海拔约3200米的一片碗形石洼地里,从退减的冰川下现身。尸体四周散落着品类丰富的新石器时代器物。此处位于意大利境内的厄茨塔尔山,属阿尔卑斯山脉,他的昵称“厄茨”(一译奥兹)即源于此。
  他来到今属意大利的阿尔卑斯山区中,一处视野广阔的高地。 箭头所指之处是1991年旅行者们发现冰人尸身的地方,他当时在海拔约3200米的一片碗形石洼地里,从退减的冰川下现身。尸体四周散落着品类丰富的新石器时代器物。此处位于意大利境内的厄茨塔尔山,属阿尔卑斯山脉,他的昵称“厄茨”(一译奥兹)即源于此。

  撰文:斯蒂芬·S. 霍尔 STEPHEN S. HALL

  摄影:罗伯特·克拉克 ROBERT CLARK

  翻译:王晓波

  去年11月一天傍晚,意大利博尔扎诺细雨飘拂,气氛萧瑟。刚过六点的时候,南蒂罗尔考古博物馆的两名男子身穿绿色手术服,打开了“冰人”栖身的密室,把他冰封的身体平移到不锈钢担架推车上。其中一人是位年轻的科学家,名叫马尔科·萨马德利,平常的工作是将这具著名的新石器时代木乃伊继续冰封,确保密室内的情况与保全其尸身5300年的环境条件完全一致。但在这一天,萨马德利反其道而行之,把窄小的实验室里的气温调到了零上18摄氏度。

  另一人是当地的一位病理学家,蓄着整齐的一字胡,名叫爱德华· 埃加特· 维吉尔,但人们在非正式场合往往叫他作“冰人的家庭医生”。在他以熟稔的手法——有时简直可以说唐突——在冰人身上刺来戳去的时候,另外几名科学家和医生也聚拢到这逼仄的空间里来,准备一起完成一件不可思议的事:给冰人解冻。等到第二天,他们将争分夺秒地完成一连串手术操作,紧张程度不亚于为活人开刀,对解冻后的身躯作首次全面尸检,希望能为冰人的真正身份、惨死之因找出新的头绪。

  埃加特· 维吉尔和萨马德利小心地把冰人转移到为他量身定做、铺着无菌铝箔的箱柜中。在封冻状态下,冰人深褐色的皮肤泛出庄严的光泽,令人联想到中世纪的油画肖像。在垂死的痛苦挣扎中伸开的僵直左臂,还有如受难基督般歪斜交叠的双脚,这姿态又颇似14世纪教堂圣坛上的雕塑。没过多久,冰人的身体上便挂满了水珠,如同焦灼的汗液。

  冰人已不是第一次受到以科学为名义的强烈侵犯了。奥地利当局于1991年率先取得此木乃伊后,因斯布鲁克的科学家们在最初的调查取样中把他的下腹割开了一道大口子,还有后背、头顶、双腿,都打开了多个切口。后来经过多方议定,冰人所葬身的那片碗形浅石洼地是在意奥边境上属于意大利那一边的,于是其尸身与身畔的手工制品都被转移到博尔扎诺。十多年来,冰人在那里接受了许多侵入性较低的检查,包括X光及CT扫描成像,和对其线粒体DNA的分析。

六、	爱德华•埃加特•维吉尔(伸臂指点者)和同事们用内窥镜来观察射进冰人肩胛内的箭簇。那支箭切断了一条大动脉,令冰人急速失血而亡。左图:一具假人标示出1911年冰人及身边器物被人发现时的位置。  
爱德华•埃加特•维吉尔(伸臂指点者)和同事们用内窥镜来观察射进冰人肩胛内的箭簇。那支箭切断了一条大动脉,令冰人急速失血而亡。左图:一具假人标示出1911年冰人及身边器物被人发现时的位置。
七、	全面尸检:科学家们又戳又锯地折腾了九个小时,收集了有关冰人的生与死的上百条生物学线索。神经外科医生们取到了一处血凝块的些许标本
  全面尸检:科学家们又戳又锯地折腾了九个小时,收集了有关冰人的生与死的上百条生物学线索。神经外科医生们取到了一处血凝块的些许标本,这暗示冰人在死时受过脑外伤
在X光图像指引下可以找到那个致命的箭簇
在X光图像指引下可以找到那个致命的箭簇
膝盖附近的十字形刺青也许是当时一种减轻关节炎痛苦的土办法
膝盖附近的十字形刺青也许是当时一种减轻关节炎痛苦的土办法

  最惊人的发现来自2001年,当地放射学家保罗· 高斯特纳注意到扫描图像中一处素来被忽视的细节:嵌入冰人左肩的箭镞,这表明他是被人从背后射杀的。此后高斯特纳与众同事动用更强大的CT成像设备,弄清楚那支箭造成的伤害:它刺破了胸腔内的一根大动脉,导致大出血,几乎瞬间就能致命。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完好人身虽因机缘巧合留下了全尸,却是死于一场手段狠辣的谋杀。

  其他科学家们补充了冰人生前的种种细节。对其骨骼与牙齿中化学痕迹的分析,表明他是在博尔扎诺西北部长大,成年后的岁月则在韦诺斯塔河谷度过。从体内发现的花粉说明他殒命时正值春季,之前也许正沿着塞纳莱斯谷中的山径走完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段路;路的前端是锡米拉温冰川略向西一点儿的某处高山隘口。仔细检查他的手可以发现一处部分愈合的旧伤,暗示他早先已打过一场自卫仗。对肠道内的食物残余——他的胃似乎是空的——进行DNA分析,可知其在被杀前的一段时间吃过畜肉和某种谷粮。

  综合这些情形,科学家们演绎出一番理论:冰人的对头先是在隘口之南的山谷里跟他大吵了一架,之后开始追杀,终于在山坡上追到了他;5000多年后,他的尸体在那里被人发现。

  这像是个吻合证据的好故事——直到高斯特纳更细心地观察了冰人的胃肠。虽说当时他已经退休,但仍常在家里琢磨冰人的CT扫描图像,引为消遣乐事。2009年,他得到确凿无疑的结论:研究人员错把冰人空瘪的结肠当作胃了,真正的胃早被挤到了胸廓之下,而且在他看来是满的。如果他的看法没错,那就意味着冰人在临死前的片刻刚刚吃完一顿丰盛的——照理说也是悠闲的——大餐,在强敌追逐下逃命的人不会有这种胃口。

  “高斯特纳找上门来跟我们说,他觉得冰人的胃是满的。”博尔扎诺的木乃伊与冰人研究所(隶属欧洲科学院)所长阿尔贝特· 津克说,“我们就想,好啊,那就得到他肚子里看看,从胃里取样。”经过进一步考虑,津克跟同事制定了更宏大的计划:动用外科医生、病理学家、微生物学家、技师等七支不同的团队,给冰人来一次从头到脚的彻查。最牛的地方也许在于,这套程序繁复的操作不会在冰人身体上增加新的切口。科学家们将通过“奥地利窗口”——他们这样称呼那些由最初的研究者留下的过于大手大脚的切口——进入冰人体内。“这样的彻查可不是小事,”津克说,“之后的许多许多年里都不会再搞第二次了。”

  相关阅读

  科学家解冻"冰冻木乃伊" "冰人"谜团将大白天下

  5300年前木乃伊冰人奥兹 胃内发现野山羊肉(图)

  冰人奥兹展现"当年"模样 强健肌肉散发人类野性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