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首页 > 历史考古 > 新闻列表 > 正文

语言也"灭绝" 非物质文化遗产正面临多样性丧失

http://www.kexue.com 2012-09-07 09:48:44 腾讯科学  发表评论

  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它是以语音为物质外壳,以词汇为建筑材料,以语法为结构规律而构成的体系。人们的彼此交往离不开语言;尽管通过文字、图片、动作、表情等可以传递人们的思想,但语言是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最方便的媒介。人类文明的成果主要是借助人类语言来保存和传递的。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最新估计,全世界目前大约有6820种语言,其中3/4的语言现在还没有文字。人类语言十分复杂且丰富多彩,有用于日常交流,代表了各民族文化的独立种族语言,如英语、汉语、俄语、日语等;也有为了种族间交流的世界语和只用于作礼拜的科普特语,它们都属于“人类语言”。当然,计算机语言和专业术语都不算在内。

人类丰富的语言遗产正面临多样性丧失的考验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里的一个语言文字标志物

  一、人类语言之源

  人类语言起源于何时何处?这一问题长期困扰着学术界。早在1866年巴黎语言学会就明令禁止讨论语言起源问题,认为这种讨论“纯属浪费时间”。其实要弄清语言的起源与演化非常困难,所以比较语言学家也认为这是一个无从解答的问题。然而语言起源的问题还是不断吸引着一些学者去“浪费时间”,他们大多集中在社会因素对语言起源与演化的影响上进行探究。

  2011年4月15日,新西兰知名进化生物学家和心理学家昆廷·阿特金森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语音多样性支持语言从非洲扩张的系列建立者效应”(Phonemic diversity supports a serial founder effect model of language expansion from Africa)的研究报告。他宣称:人类语言可能全部起源于非洲西南部地区,时间大约在15万年前洞穴艺术开始阶段。

  阿特金森通过对全球504种语言的分析发现,非洲各地的语言含有较多的音素,而南美洲和太平洋热带岛屿上的语言所含音素最少。比如,非洲各地语言往往包含100多个音素,英语含有46个音素,日语含有20个音素,而夏威夷当地语言仅有13个音素。他认为,语言的这一分布规律与人类遗传多样性的分布类似;人类遗传的多样性在非洲最高,然后逐渐衰减,所以这种相似性并非偶然,而是现代人类语言起源于非洲的有力证据。另外其观点与证明现代人类起源于非洲的头骨化石、人类脱氧核糖核酸(DNA)等证据也完全吻合。

  报告一出,轰动全球,尤其是引起了学术界的极大关注和热烈争论。不少学者赞同阿特金森的假说,但是也有一些学者对此表示怀疑,如德国知名学者迈克尔·西索沃就称:阿特金森的假说是没有足够数据支持的;如果用其思路研究语言的其他特征,语言的发源地可能是东非、高加索山脉(即里海与黑海之间)或其他地区,并不一定如他所推测的那样,来自非洲西南部地区。看来,人类语言起源于非洲西南部地区的问题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探究。

人类丰富的语言遗产正面临多样性丧失的考验
人类语言多达近万种

  二、人类语言之最

  亚洲是世界语言种类最多的地区,达2197种,非洲其次,近2060种,太平洋诸岛1317种,美洲1015种,欧洲则只有230种。使用人数超过100万的语言有100种左右,超过5000万的有20种左右,超过1亿的有10种。印度是一个拥有语言种数最多的国家,一共有845种。

  从使用广度来说,英语是使用国家最多的,有30多个;其词汇量也是最大的,超过100万。英语属于印欧语系中日耳曼语族下的西日耳曼语支,它最初是英国的民族语言,后来由于英国的殖民扩张和国际贸易等活动的扩展,英语的使用就越来越广,尤其是近百年美国在文化、经济、军事、政治和科学上的领先地位使得英语成为一种准国际语言。目前英语及其所承载的文化是强势的,随着英语的传播和使用,英语文化承载的价值观念也在不断向全世界扩展。现在互联网上的信息85%是用英语传播的,在联合国各种场合中使用的语言95%是英语,而国际经贸活动中几乎100%使用英语,经济全球化对英语的传播更是推波助澜。

  从使用人数来说,汉语名列榜首,大约有13亿。汉语属于汉藏语系分析语,有声调。汉语的文字系统——汉字是一种意音文字,表意的同时也具一定的表音功能。汉语包含书面语以及口语两部分,古代书面汉语称为文言文,现代书面汉语一般指现代标准汉语。现代汉语方言众多,它们通常区分为北方方言、吴方言、粤方言、湘方言、赣方言和客家方言。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增长和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学习汉语的热潮。可以预见,“汉语热”还会不断升温。

  从学习难度来说,英国《经济学人》杂志2009年的圣诞特刊上有一篇题为“寻找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In search of the world’s hardest language)的文章,该文认为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是南美洲的图卡诺安语(Tucanoan)。这种语言有一个最吸引人的特征,足以让说其他语言的人不寒而栗;其动词后缀要求说话人说明自己是怎么知道某事的。比如,Diga ape-wi意思是:“这个男孩玩过足球(我知道,因为我亲眼看到了)”;Diga ape-hiyi的意思则是:“这个男孩玩过足球(我是猜的)”。说其他语言时,这种信息可讲可不讲,但是说图卡诺语时,这是动词后不得不加的词尾。这样的语言会迫使说话人三思,他们自称了解的那些事情,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有关专家称,仅掌握这一用法,说其他语言的人至少要花一年的苦工夫。

人类丰富的语言遗产正面临多样性丧失的考验
人类语言进化树上的“印欧”语系分支

  三、人类语言之危

  语言是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又是文化的载体,世界文明的多样性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世界语言的多样性。德国知名学者威廉·冯·洪堡曾经说过:“每种语言都反映了一个民族的精神和智慧。”但是多种语言共存的局面正逐渐被打破,据语言学家推算,公元前地球上曾有12000种语言存在,公元元年时降为10000种,到15世纪时减少到9000种,而如今只有6820种左右。有专家测算,今天人类语言种类的消亡速度是哺乳动物濒临灭绝速度的两倍,是鸟类濒临灭绝速度的四倍。据专家估计,目前世界尚存的语言,在21世纪将超过一半消亡;200年后,90%以上的语言将不复存在。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绘制的《全球濒危语言分布图》上,印度共有196种语言濒临灭绝,是濒危语言最多的国家;排在第二位和第三位的国家分别是美国和印度尼西亚,濒危语言数量分别为192种和147种。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语言地图”的形式,向人们直观地展示了全球部分族群的濒危母语现状。图上列出了2474种语言的名称、濒危程度和使用地区,其中有230种语言自1950年起已经消失。在母语遗失方面,澳大利亚是全球最为严重的国家。在澳大利亚人的语言遗产中,有95%已消失殆尽——在殖民运动之前,澳大利亚大概有250种语言,加上方言,共有700多种,如今却只剩下不到50种。

  中国虽然不在全球语言濒危的热点地带,但是至少也有数十种语言处于濒危状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东北地区、陕晋黄河中游地区和西南边境地区列为中国濒危语言最集中的地区。据中国民族语言学会名誉会长孙宏开介绍,有几种少数民族语言已经处于完全失去交际功能的状态,如满语、畲语、赫哲语、塔塔尔语等;有20%的语言已经濒危,如怒语、仡佬语、普米语、基诺语等;40%的语言已经显露濒危迹象或正在走向濒危。比如,云南的子君语也只有十几个老年人会说;这些老年人辞世之时,也将是子君语退出历史舞台之日;子君语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中国的“极度濒危”语言之一。

  语言濒危是一种全球现象,但是却值得所有人关注。保护民族语言和抢救濒危语言就是为了保护多样性的民族文化,同时也是为了保障各民族成员的平等权利。这正如中国知名学者周海中曾经指出的那样:一些民族语言正面临着全球化、工业化、互联网等的冲击,正处于逐渐消失的危险,有关部门、机构以及语言学界都应该采取积极而有效的措施来保护弱势的民族语言和抢救濒临灭绝的民族语言。这样既有利于人类文明的传承和发展,也有利于民族团结、社会安定。

  相关阅读:

  软件可实现人宠对话 专家:猫狗语言还尚未破译

  狗吠其实是模仿人类语言 法国灵犬会说"我爱你"

  俄罗斯一女孩被牛群带大 只会牛叫语言能力退化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