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首页 > 历史考古 > 新闻列表 > 正文

史料发现宋江有家室 妻子在梁山泊从事荷花种植

http://www.kexue.com 2013-05-15 12:31:31 广州日报  发表评论


宋江

阎婆惜

  梁山泊好汉大多似乎跟女人有仇,要么对妇女又杀又剐,要么一辈子不近女色,例如他们的老大呼保义宋江,勉勉强强在别人的撺掇下置了一房女人在外面——阎婆惜,却根本不去搭理和打理,入伙梁山后,就再也没有听说过他和女人有什么瓜葛了。

  然而,史上的宋江真的如此吗?近日阅国学泰斗余嘉锡先生的《宋江三十六人考实》,居然在古代的笔记史料里发现宋江有妻室的记载,而且宋太太还是梁山泊的水上种植专业户。本版撰文/刘黎平(除署名外)

  史上

  震惊:元朝材料认为宋江在梁山有家室

  近来翻阅余嘉锡先生的《宋江三十六人考实》(浙江古籍出版社),查到一条元代人的笔记史料,发现一个不为常人所知的秘密,笔记名为《所安遗集》,涉及到宋江的这一段是在补遗《江南曲序》里,作者是元朝的进士陈泰。

  “相传以为宋妻所植”

  在元英宗至治三年,即公元1323年,农历九月十六日的这一天,陈泰乘坐一叶扁舟经过梁山泊,遥看一座险峰在水泊中耸立,他不由得想起两百多年前的梁山泊好汉在此聚义,正在神游间,船夫说:这水泊里曾经有一个池子,是截断水面进行封闭改造完成的,方圆九十里,种的都是水上农作物荷花之类的,谁种植的呢?当地人都说是头领宋江的夫人负责经营种植的,“相传以为宋妻所植”。

  陈泰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已经是秋季,水面上只留得枯荷听雨声,他回想起过去也曾经在这里经过,那时满眼望去都是映日荷花,清香缕缕,不由得感叹,于是沉吟王安石的一句诗:“三十六陂春水,白首相见江南。”陈泰说自己吟诵此诗的目的是为了凭吊安慰两百多年前在此种植荷花的宋江娘子。

  阎婆惜确有其人,最早的资料《大宋宣和遗事》就完整地记录了宋江杀阎婆惜的经过,说是宋江见到阎婆惜与一个叫吴伟的男子正在相好,便“一条忿气,怒发冲冠,将起一柄刀,把阎婆惜、吴伟两个杀了”。

  和《水浒》里阎婆惜利用梁山信件敲诈宋江不同,这里记载的是宋江现场捉奸杀人,并且还留下一首诗,说凶手就在梁山泊,摆明了自己是坚决要上梁山的。而《大宋宣和遗事》指明阎婆惜是娼妓,但未说明是被宋江养起来的。《水浒》也没有说阎婆惜是宋江老婆。

  推测:宋江或许是上梁山后娶妻

  《大宋宣和遗事》比《水浒》靠谱,因为它早在宋江的事情发生后不久就成型了,可以说几乎与宋江同时代。就算是传说,也是更接近事实的传说。

  《大宋宣和遗事》里讲宋江杀阎婆惜之后,当即就和李逵、雷横、戴宗等九人上了梁山,不像小说里那样曲曲折折,经过什么刺配江州,什么大闹法场之类的坎坷,宋江和九条好汉仓皇逃命期间肯定没机会把家眷带上梁山,那么有两种可能:原来的妻室扔在家里管不上了,或者是在上梁山后娶的。娶的是什么老婆呢?

  宋太从事水上种植

  根据陈泰的材料,宋太太是个喜欢水上种植业的,而梁山泊一带有荷花种植业,这是靠谱的。生活在北宋的文人苏颂在《谭训》曾经记录过这一带的水上种植业盛况,说是每到夏末,梁山泊一带就有上百辆车满载着莲蓬来到曹门外一条巷子里,用槌子取出莲肉,卖给商家,“货于莲子行。”苏颂主要生活在公元十一世纪,死于1101年,这和宋江活动的宣和年间(1119年——1125年)相距不远,说明梁山一带确实盛行莲花种植业。

  根据这一点,我们大胆做一个推论:宋江可能是在上梁山之后,就在当地娶了一个采莲姑娘做压寨夫人,把自己本土化,这么一想,倒还挺浪漫的。

  宋太上了梁山,忘不了自己的本行,在水泊上划出一片领域,种植莲藕补贴山寨之用,未尝没可能。这么一想,宋江娘子也挺贤惠的,《水浒》错过了这么一出梁山寨爱情大戏,蛮可惜的。

  《水浒》里其实也提到了梁山寨其他产业的布局,例如第七十一回提到小尉迟孙新和老婆顾大嫂,菜园子张青和老婆孙二娘在梁山负责开夫妻酒店,分别是东山酒店和西山酒店。还有专业屠宰业负责人——操刀鬼曹正,酒醋业经营人——笑面虎朱富。史上的宋江娘子种点莲花,也合乎逻辑。

  谜团:

  擒方腊 宋江或与韩世忠争功

  “征方腊”是《水浒》里的一出血色苍茫的悲情大戏,其实,史上征讨方腊的主帅其实并不是宋江,然而,也不是子虚乌有,那些很靠谱的史书在记载打方腊的战役时,确实将宋公明先生的大名列在主将名单里。

  第一个证据是《三朝北盟会编》,这部书是宋朝人徐梦莘写的,第一百四十一卷就提到宣和三年四月,童贯率军镇压方腊起义,手下大将有哪些呢?有刘延庆、刘光世、辛企宗,排在第四位的就是宋公明大哥,可见宋哥哥是位主要战将。徐梦莘不是宋江的亲戚,也不是宋江的粉丝,他完全没必要无中生有将宋江的名字安插进去。

  确实参与镇压方腊起义

  还有一证据,也是宋朝人写的史书《续资治通鉴长篇纪事本末》,这里面提到了具体如何攻打方腊的大本营——帮源洞的战役,其中就提到一个细节,宋江和另外两名将领赵明、赵许,带领所部埋伏在帮源洞的后面,负责攻险的作战任务,这回连宋江所率部队的方位都确定了,郭富城在《寒战》里面说:事实永远是最细腻的。

  那么,这个细腻的事实,证明了宋江确实参与了对方腊总部进攻的作战行动,而且角色比较重要。

  据《三朝北盟会编》记录,老宋表现很积极,一路杀进方腊总指挥部,活捉方腊义军的主要骨干成员,“擒其伪将相,送阙下”,这个史实为阮小七穿方腊龙袍,武松单臂擒方腊或鲁智深生擒方腊这些故事提供了合理的想象空间。

  还有一个利于宋江的证据,也是宋朝人写的《皇宋十朝纲要》,也提到宋江“破贼上苑洞”。

  当然,这里就有两个纠结。一是时间问题,有纪录说宋江是宣和三年受招安在后,方腊被击破在前,两者矛盾,还是那句话:“事实永远是最细腻的”,既然三部史书都记录宋江参与镇压方腊起义,那么在事实肯定的基础上,就是时间记录有问题,这个纠结没必要。

  第二是谁抓到方腊的问题。《宋史》说名将韩世忠只身入虎穴,生擒方腊,根本没武松和鲁智深什么事。这个纠结不好解决,是不是鲁智深和韩世忠这两条好汉,在帮源洞口为争功劳打起来了?这又给戏说一个充裕的空间。

  宋江确实参与了镇压方腊的战争,是不是他抓的方腊不重要,重在参与,历史何尝不是这样呢?

  相关阅读

  长沙再次挖掘出土古城墙 推测时代为宋朝至明清

  故宫就宋代瓷器损坏作出说明 工作人员操作失误

  湖南湘潭发现多处墓葬群 包括有宋代戴家山窑址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