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首页 > 历史考古 > 新闻列表 > 正文

村民公开家传八路军账单 朱德邓小平等在此借宿

http://www.kexue.com 2014-01-26 12:30:25 华商网  发表评论


八路军抗战账单单据尘封70余年后首度公开

  1月15日上午,记者驱车从黎城县城沿太行山深处蜿蜒的公路向西北部行驶25公里,穿过几条村间小道,来到洪井乡孔家峧村郭海波家。

  当年,老房东郭建仁为子孙立下“不搞宣传”的祖训,三代人“深度”隐藏秘密70余年。如今,郭建仁的重孙郭海波将尘封泛黄的八路军千余账单和单据向世人公开披露,钩沉出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再现了八路军与上党老区人民的鱼水深情。

  千余账单记载调运粮食物资信息

  在黎城县“红色百村工程”领导组组长、县人大副主任孙广兴的带领下,记者前往郭海波家。到达后,记者看到,这是一户两进东西四个院落的人家,房屋至今仍保留着制作精良的旧式屋檐和砖雕。院落主人郭海波今年40岁,他介绍说,抗战时期孔家峧全村有300多口人,1938年八路军进驻孔家峧期间,时任村干部的曾祖父郭建仁是当地有名的医生,也是当时八路军总部记录物资收支情况的财粮会计人员。

  “我家里原来有50多间房屋和窑洞。抗战爆发后,曾祖父积极为入驻孔家峧的八路军筹粮筹款,带领全村群众共同开展抗战工作,保留至今的八路军各部粮食及调运物资的账单,就是那时候留下的。”郭海波说。

  郭建仁的儿子,即郭海波的爷爷,叫郭宜民,经常和父亲在一起给八路军帮忙。郭海波记得小时候和爷爷郭宜民住在一起时,爷爷经常给他讲抗战时的事,翻看那些保存在家里的旧账单。郭海波将记者带到东房内,指着挖开地面后露出的两口大缸说,这大缸就是账单的存放处,“是我爷爷在世时挖开地面埋下的,文件和账单把缸装得满满的。”

  “当年邓小平在旁边的房间住了8个月,卓琳在东房住了一年多。我的爷爷郭宜民原名叫郭个斗,是邓政委给他改的名字。小时候,爷爷常给我讲有关邓政委的故事。”郭海波说。

  郭海波将记者带进西房,仿佛走进一间小型历史陈列馆,墙壁上,贴满了八路军129师与当地来往的各种泛黄的账单,木桌上,整齐地码着当时的各种书籍、信件。

  郭海波拿出一沓有些发黄的单据。“你看!”他小心翼翼地将纸展开,读出声来。“今欠太行军区麦子肆仟斤,落款为孔家峧仓库,1940年9月11日。”“今收到柏官庄麦子捌石(小石)、小米壹石贰斗(小石)、包谷壹石(小石),落款是‘八路军教导队’,经手人是‘王之青’”。他介绍,像这样的单据有上千份,详细地记载了八路军各部调运粮食和其他物资的信息,许多单据的经手人就是郭建仁,落款处有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一二九师、八路军教导队、八路军吉峪部、襄防部、决死三纵队、抗大医院等多个八路军机关和生产单位的公章,还有的盖着八路军总部直属部门才有的菱形公章。这些旧单据的落款日期大多集中在1940年前后,经过岁月的沉淀,许多纸张已经泛黄,还有一些已经黏在一起难以剥离。

  周文龙亲笔信传递军民情谊

  郭海波说,整理这些老账单时,还发现了不少文件和书信,其中保存完好的一封信,是时任八路军总部后勤部副部长的周文龙写给他曾祖父郭建仁的亲笔信。郭海波回忆,初次见到这封信的时候,心情非常激动,“一封从抗战时期保存到今天的信,虽然有些破损,但是字里行间传递出军民情谊。”

  周文龙在信中说:“郭村长同志:兹别后时常挂念,不知贵村目前工作进行成什么样的成绩,我也顾虑不到去帮忙……将目前工作指示列以下几点:1、八月开的生产扩大会,发的表有麦田表、土地人口表、苗育表等等,具是印给你们……;2、……;3、……;4、……”这封信是一份工作信件,信中周文龙给郭建仁村长做了4点详细的工作指示。但让人意外的是,这封信的落款是“弟周文隆”(周文龙曾名为周文隆),并盖有印章,时间为“1940年12月18日”。

  郭海波说,虽然是八路军总部后勤部副部长,但是周文龙十分谦和,对曾祖父郭建仁非常尊重。信中第一段叙述了思念之情,也表达了愧疚之意,用语自然,一点也不客套。再从落款的称谓来看,周文龙自称“弟”,显然把曾祖父郭建仁当做大哥,“这是在战斗中建立的深厚兄弟情谊,这不是一封普通的工作信件,它更像是两个革命友人间的书信往来。”

  郭海波一边整理旧账单,一边感慨:“除了这封信,还有1941年八路军在太行山根据地过元宵节的开支明细,账本中详细记载了所有开销的项目,说明整个元宵节八路军都是和老百姓一起度过的。”

  朱德曾在家门外头打地铺

  郭海波从小就陪伴着爷爷郭宜民睡在一个炕上,一直到15岁。郭海波从爷爷的口述中得知爷爷和曾祖父郭建仁那里传下来的一些家史和八路军史。他知道了朱德、彭德怀、杨尚昆、左权、刘伯承、邓小平、罗瑞卿、陈赓……都曾经在他家居住过,并且他爷爷和曾祖父对这些八路军领导人的脾气性格都很了解。

  郭海波说,当年爷爷讲,朱德率领总部人员第一次来他家时,曾住家门外的场上。那是1938年夏秋交替的一个午夜时分,郭建仁、郭宜民听到院外有响动,但不敢出去。第二天早晨,郭建仁开门后发现自家大门前的场上,或躺或卧,睡有200多名八路军战士。原来,朱德率领八路军总部人员进入孔家峧,为不打扰百姓,就和随行人员睡在了这里。郭建仁赶紧把朱德及总部机关人员迎进家中住下,后来才知道朱德当天晚上就睡在大门外的碾盘上。

  此后,朱德就住在坐北朝南客位房的东窑里,其中,1939年秋住了7天时间。为了避免晚上敲门惊动邻里,总部人员还和郭建仁特别约定晚上到来时,在房后击墙三声为暗号。

  1940年春节过后,朱德再次进驻孔家峧郭建仁家,累计居住了两个多月。郭海波说,据爷爷郭宜民讲,朱德刚到家时,曾祖父郭建仁要给朱德居住的窑洞拾掇一下,朱德说不要拾掇了,只要墙上能挂个地图、炕上睡个人、火台上放个灯就行了。朱德朴实的言行,使曾祖父郭建仁深受感动,而且郭建仁、郭宜民发现,朱德脾气随和,没发过一次火,身上穿的粗布衣服很干净,有时候还亲自洗衣服。

  珍贵红色史料被尘封70余年

  这些珍贵的红色记忆,为什么会被尘封在历史的长河中?

  据黎城县史志办主任常虎天介绍,1938年3月,朱德、彭德怀率领八路军总部从临汾、安泽一带进驻沁县,随后转战武乡、襄垣、屯留、潞城等县,到1939年7月,以八路军总副司令和第二战区东路军正副总指挥名义,直接指挥八路军129师、115师344旅、决死1、3纵队和驻扎在晋东南的国民党军进行了两次反日军的九路围攻,八路军取得了神头岭、响堂铺、长乐村战斗的胜利。

  其间,八路军收复了晋东南18座县城,在晋东南的山西第三、第五两行政区内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潮,初创了晋冀豫抗日根据地。在日军对晋东南实施第二次九路围攻中,长治地区各县城大部分再次沦陷,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又从潞城转战到黎城、武乡一带,指挥华北八路军坚持创建和巩固抗日根据地的斗争。由此,孔家峧成为八路军总部、北方局、129师师部和太行军区司令部重要的秘密驻地之一。

  郭建仁于1966年去世后,儿子郭宜民遵守“不多声张”的父训,在上世纪80年代至2006年,对陆陆续续从各地而来的20多位探访者,采取回避的态度。2008年,郭宜民去世。郭海波说,爷爷活着的时候,一直不让动缸里这些东西,也不让他向外说,“我当时就很好奇,越不让说,越是憋得慌,就越想有说出去的欲望。如今社会太平了,我觉得这些账单对自家也不会造成多大不利影响,所以就公开了。”

  黎城县“红色百村工程”领导组组长、县人大副主任孙广兴说,“红色百村工程”后,一大批历史资料和革命遗址遗物逐渐得到了保护。郭家的这些信息公开后,工程领导组及相关部门来到孔家峧村,对这些有价值的资料作了详细的考证,并给郭家购买了8个铁皮柜,将这些红色文物妥善保存。

  孙广兴介绍,“郭家账单”后的这一段红色历史,已经引起当地党史部门的关注,一些专家在孔家峧村已展开考察工作。

  相关阅读
  河南发现"八路井" 埋藏遭日军杀害战士尸骨(图)
  美众院批准涉漏油法案 BP"账单"或近630亿美元
  广州惊现唐伯虎真迹 文革中裹雨衣掩埋幸存(图)
  葡惊现"海底金字塔" 规模惊人疑亚特兰蒂斯真迹
  史学家发现"圣母怜子"模型 或为米开朗基罗真迹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